欢迎光临汀兰生物~
  咨询电话:020-37151534

研发中心

化妆品传统防腐剂与无添加防腐剂综述

广州汀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防腐剂的定义:防腐剂,在2015版《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的定义为以抑制微生物在化妆品中的生长为目的而在化妆品中加入的物质。

 

1 微生物

微生物的生长需要水、碳源、氮源,最佳生长环境为温度2545℃,PH接近中性(6.57.5),这是化妆品常在的区间。而且,化妆品里含有水分、蛋白质、油脂、多元醇等可以给微生物生长提供营养物质,以及化妆品里存在着氧化作用可以给微生物生长提供化学能。

化妆品主要是被细菌(革兰式阳性菌与革兰氏阴性菌)、真菌(霉菌、酵母菌等)的污染,从而导致化妆品变质,使用后皮肤发生病变。此外,化妆品如果不添加防腐剂,以目前的生产以及包装技术难以保证不受微生物侵染,也难以保证产品两到三年的保质期。而且,如果防腐剂添加的量不够,可能会出现微生物适应周围的生长环境产生抗药性,从而导致防腐失效。被微生物污染,防腐失效的化妆品表现为:沉淀、变色变味、浑浊、发泡、PH值改变、破乳成块等。

化妆品在使用过程中存在着一次污染(生产原料、生产设备、生产过程、包材等)跟二次污染(消费者使用不当)。这都是微生物被带入化妆品体系的途径。继续使用变质的化妆品会导致皮肤过敏出现炎症等等病变症状。所以,2015版《规范》明确地规定了化妆品成品的微生物指标,禁止在一次污染中带入超标的微生物。

 

 

 

1 微生物对皮肤的危害

分类

名称

革兰氏染色

性质

对皮肤的潜在危害

耐热大肠杆菌

细菌

阴性

发酵乳糖产酸并产气,需氧或兼性厌氧菌

引起皮肤继发性感染

铜绿假单胞菌

细菌

阴性

氧化酶阳性,产生绿脓菌素。还能液化明胶,还原硝酸盐为亚硝酸盐,专性需氧菌

入眼可引起角膜化脓性溃疡,屏障破坏引起皮肤感染

金黄色葡萄球菌

细菌

阴性

血浆凝固酶阳性,产酸不产气,需氧或兼性厌氧球菌

引起脓胞疮、毛囊炎、疖等严重的有皮肤烫伤样皮炎的情况

霉菌和酵母菌

真菌

霉菌产生霉斑,有霉臭味,为需氧型真菌;酵母菌可发酵产酸,兼性厌氧型菌

引起皮肤过敏性皮炎及多种真菌性皮肤病

 

2 《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的微生物指标

微生物指标

限值

备注

菌落总数(CFU/gCFU/mL

500

 

1000

眼部化妆品、口唇化妆品和儿童化妆品

其他化妆品

霉菌和酵母菌总数(CFU/gCFU/mL

100

耐热大肠杆菌/g(或mL

不得检出

金黄色葡萄球菌/g(或mL

不得检出

铜绿假单胞菌/g(或mL

不得检出

 

2 防腐剂的作用机理

2.1 防腐剂进攻微生物的主要靶点与进攻方式

3 防腐剂进攻微生物的主要靶点和进攻方式

作用靶点

主要进攻方式

代表防腐剂举例

细胞壁

细胞壁结构/功能改变

导致胞内物质释放

引发细胞壁自溶解

酚类、甲醛、汞、次氯酸钠

 

细胞膜

膜结构破坏

膜渗透性改变

抑制嵌入蛋白功能

酚类、尼泊金酯类、有机酸类

细胞质

抑制细胞质内酶的活性

与胞内功能基团反应

胞内其他组分的絮结合和析出

布罗波尔、甲醛、异噻唑啉酮类、阳离子类等

2.2 防腐机理

(1) 使微生物蛋白变性或凝固微生物体内有大量的蛋白质,凡能破坏蛋白质立体构型的因素,均能使蛋白质变性或凝固。如硼酸、苯甲酸、山梨酸等作用于细胞内可使蛋白质变性,醇类、醛类易使蛋白质凝固沉淀而产生抗菌效果。

(2) 干扰微生物的酶系统,微生物胞内酶的作用与其活性基团有关,凡能改变或破坏胞内酶活性基团功能的物质,均能抑制微生物酶的活性。

(3) 改变细胞膜的通透性或者破坏细胞膜可使细胞呼吸窒息和新陈代谢紊乱,损伤的细胞膜导致细胞物质的泄露而使微生物致死。阳离子表面活性剂和酚类作用于微生物后,可改变细胞膜结构,干扰其正常功能,进而死亡。

(4) 抑制微生物细胞壁的形成,比如阳离子表面活性剂等可以抑制细胞壁的重要组成成分肽聚糖的合成,有的可能阻碍细胞壁中凡丁质的合成。防腐剂能破坏细胞壁结构,使细胞破裂或失去其保护作用,从而抑制微生物的生长。

 

3 防腐体系的选择原则

3.1 理想的防腐剂应该具备的条件

1 广谱的抗菌活性;

2 较低浓度下活性显著;

3 溶解性、分散性优良、不影响产品的性能、色泽和气味;

4 配伍性好,油水配比合适,在较大的PH范围内保持作用;

5)安全,对人体无毒、无刺激、无光毒性和变异性;

6 在制造过程中己规定温度下能保持稳定;

7)使用方便,经济合理。

3.2 防腐剂的搭配原则

1)碳水化合物、滑石粉、金属氧化物、纤维素等会吸附防腐剂,降低其防腐活性。

2)淀粉类物质,可能会影响尼泊金酯类的抑菌效果。

3)高浓度的蛋白质(或氨基酸)一方面可能形成对微生物的保护层,降低防腐剂的抑菌活性。

4)金属离子,如Mg2+,Ca2+,Zn2+等,对防腐剂的活性影响很大

5)防腐剂会与化妆品的某些组分形成氢键(如山梨酸)或螯合物(如增稠剂中的铁离子),降低防腐体系的效能。

6)少量表面活性剂能增加防腐剂防腐剂对细胞膜的通透性,有增效作用,但是量大时会形成胶束,吸引水相中的防腐剂,降低了防腐剂在水相中的含量,影响其抑菌效能。

7)非离子以及高乙氧基的表面活性剂会影响尼泊金酯类的活性

8)防腐剂对去离子水的表面张力,产品的发泡性,组分的溶解性,色素的显色性,香料的香味,活性因子的生物活性等多方面会有影响。

 

3.3 防腐体系的选择

1)防腐剂的选择以及用量要符合当地法规。

2 明确防腐体系的效能与防腐效果,这与防腐剂类型、防腐机理、防腐剂的使用量、化妆品的剂型(膏霜、液体、乳状和固态)、组成、PH、水活度以及预期货架寿命等有关。低PH低水活度利于防腐。各种生物生长需要一定的水活度。一般来说,大多数细菌是0.94-0.99,大多数霉菌是0.80-0.94。当水活度低于0.60时,绝大多数微生物无法生长。

3)两种或者多种防腐剂增效协同,以扩大菌谱,降低防腐剂的用量并减低耐药性的产生。防腐剂增效剂包括螯合剂、聚阳离子、天然提取物和各种醇类物质。

4 不同类型的防腐剂进行复配,注意防腐剂之间、以及其与配方原料的配伍性、稳定性。

5)根据不同产品的市场定价,核算成本,选择合适的防腐体系。

6)在确定最终配方的防腐体系时,还要考虑实际生产环节的应用影响。

7)安全无毒低刺激性。

 

4 防腐效果评价(微生物挑战)

4.1 最小抑菌浓度MIC

最小抑菌浓度(MIC):抑制微生物生长所需的最低浓度。

最低致死浓度(MLC):杀灭某一微生物最低防腐剂浓度。

MIC值越小,代表该物质的抑菌效果就越好。可以通过做防腐挑战实验,确定防腐剂的MIC值以及复配浓度的抑菌防腐效果从而找到最佳复配方案。

 

4.2 防腐挑战

防腐挑战(微生物挑战)包括样品准备(添加防腐剂、无菌检测)、微生物培养与接种(单一菌接种和混合菌接种)、定期检测样品微生物存在情况(半定量检测(数量级)、定量检测(cfu))和判定标准(半定量(微生物是否能被检测到)、定量(微生物对数值减少))。

                                              001.jpg

图1 微生物挑战操作实验图

 

4.3 微生物生长情况的评定标准

如果样品通过实验之后进行的6周的微生物挑战实验而无微生物生长则可评定其防腐效果好。对于琼脂片上微生物生长情况的评定是半定量的。

4 微生物生长情况的评定标准

评判指标

生长情况

培养基计数(germs/g

无生长

10

+

轻度生长

103

++

中度生长

104105

+++

严重生长

105

 

5 传统防腐剂现状

2015版《化妆品技术安全规范》中准用防腐剂的种类减少,而且使用要求更严格。准用防腐剂共 51 项,其中修订碘丙炔醇丁基氨甲酸酯、尼泊金酯以及三氯生等14 项防腐剂在化妆品中的应用。删除 5 项,即用作防腐剂禁止碘酸钠、聚季铵盐-15、乌洛托品、甲基二溴二戊腈、氯乙酰胺。

20152016年,调查了各类化妆品688份,其中国内391份,进口277,共使用防腐剂17种。对化妆品中部分防腐剂的使用频率进行了统计,发现羟苯甲酯、苯氧乙醇、羟苯丙酯等传统防腐剂的使用频率仍是占很大比重。

 

5 2015-2016化妆品中部分防腐剂的使用频率

序号

防腐剂名称

使用数量/

使用频率/%

1

羟苯甲酯

304

45.51

2

苯氧乙醇

243

36.38

3

羟苯丙酯

169

25.3

4

碘丙炔醇丁基氨甲酸酯

123

18.41

5

甲基异噻唑啉酮

90

13.47

6

DMDM乙内酰脲

74

11.08

7

双(羟甲基)咪唑烷基脲

70

10.48

8

苯甲酸钠

39

5.84

9

甲基氯异噻唑啉酮和甲基异噻唑啉酮和氯化镁及硝酸镁的混合物

38

5.69

10

苯甲醇

35

5.24

11

水杨酸

32

4.79

12

咪唑烷基脲

30

4.49

13

羟苯丁酯

30

4.49

14

2--2-硝基丙烷-1,3-二醇

12

1.8

 

对化妆品分为三类:护理类、美容修饰类、清洁类进行使用频率统计,发现使用的防腐剂有11种,仅占《规范》2015版中规定的51种准用防腐剂的21.6%。化妆品中常使用的防腐剂种类相对集中。

 

6 2015-2016年化妆品中常用的防腐剂

防腐剂名称

护理类

美容修饰类

清洁类

羟苯甲酯

33.13

50

36.59

苯氧乙醇

27.24

52.9

21.95

羟苯丙酯

25.7

31.88

14.63

碘丙炔醇丁基氨甲酸酯

15.48

16.67

34.15

甲基异噻唑啉酮

16.72

23.19

48.78

DMDM乙内酰脲

9.6

8.7

19.51

双(羟甲基)咪唑烷基脲

13.31

8.7

14.63

羟苯乙酯

8.05

7.25

0

苯甲酸钠

5.57

6.52

2.44

甲基氯异噻唑啉酮和甲基异噻唑啉酮和氯化镁及硝酸镁的混合物

4.33

4.35

0

苯甲醇

2.16

3.25

0

水杨酸

0.31

0

12.2

咪唑烷基脲

1.86

2.17

0

羟苯丁酯

5.57

4.35

0

曹孟岑,冯媛媛,宋丽雅等.市售化妆品防腐剂使用现状调查.环境卫生学杂志,2017,7;296-300

 

6 传统的防腐剂

6.1 甲醛释放体

6.1.1 咪唑烷基脲

6.1.1.1 化学结构式

012.jpg

6.1.1.2 概述

在应用的过程中通过缓慢释放甲醛而达到杀菌的目的。

使用浓度:0.2%0.3%。最大量不超过0.6%。与0.2%尼泊金甲酯和0.1%尼泊金丙酯配合使用,可大大提高防腐性能。

使用PH范围: 4.09.0

 

6.1.2 DMDM乙内酰脲

总甲醛含量 17%, 游离甲醛 1%, 对霉菌抗菌性差,最大使用浓度为0.6%。能耐酸性,较适合酸性配方使用,用于洗发香波、护发素。

使用浓度:0.20.6%

使用温度:<50 ,高达80℃温度下添加而保持高温6小时内不失效。

使用pH范围: 3.0~10.0

 

6.1.3 异噻唑啉酮

6.1.3.1 化学结构式

002.jpg

6.1.3.2 概述

新型广谱杀菌防腐剂,对抑制革兰氏阳性菌、革兰氏阴性菌及其它细菌的生长有较好的效果,对酵母菌、霉菌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6.2 布罗波尔(2--2-硝基-1,3-丙二醇)

具有广谱抑菌作用,能有效地抑制大多数细菌,特别是对革兰氏阴性菌抑菌效果极佳。在高温和碱性条件下不稳定,在太阳光照下颜色变深。布罗波尔可与大多数表面活性剂配伍,但当在化妆品原料中含有-SH基团的物质,如半胱氨酸等,会降低布罗波尔的抑菌活性。另外,金属铝也能降低布罗波尔的抑菌活性。配方中氨基化合物存在时,有生成亚硝胺的潜在可能。国家法规添加量:≤0.1%

使用浓度:0.020.05%,最大允许添加量为0.1%

使用温度:在低于50℃加入较好

使用PH范围: 4.08.0

 

6.3 酚类

6.3.1 苯氧乙醇

6.3.1.1 化学结构式

003.jpg

 

6.3.1.2 概述

溶于碱的水溶液,与甘油,丙二醇,乙醇,苯混溶。此防腐剂最大的优点是对绿脓杆菌效果较好。

国家法规添加量:≤1.0%

 

6.3.2 苯甲醇

6.3.2.1 化学结构式

004.jpg

6.3.2.2 概述

对霉菌和部分细菌抑制效果较好,但当pH<5时会失效。一些非离子表面活性剂可使它失活。

国家法规添加量:≤1.0%

 

6.4 尼泊金酯类

6.4.1 化学结构式

005.jpg

 

6.4.2 概述

尼泊金酯类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防腐剂之一,国化妆品卫生规范中规定对羟基苯甲酸酯类防腐剂在化妆品中单一酯的最高限量为0.4%,混合酯为0.8%。通过破坏微生物的细胞膜,使细胞内的蛋白质变性,并可抑制微生物细胞的呼吸酶系与电子传递酶系的活性。抗真菌和革兰氏阳性菌强,抗革兰氏阴性菌弱。

使用浓度:0.1%0.3%;

使用PH范围:4.09.0

6.4.3 尼泊金甲酯

尼泊金甲酯是适用于酸性体系的防腐剂,当pH5时,本身具有77%的最高抑菌活性,pH7时为63%,当pH8.5时接近50%。所以,体系中尼泊金甲酯的活性可以主要通过降低体系的pH值得到改善,通常是7.06.5或更低,虽然有时他们也能在pH值略高些的体系中保持其功效。

 

6.5 有机酸类

6.5.1 苯甲酸(苯甲酸钠)

6.5.1.1 化学结构式

006.jpg

6.5.1.2 概述

酸性防腐剂,在碱性介质中无杀菌、抑菌作用;其防腐最佳PH2.54.0,在PH5.05%的溶液杀菌效果也不是很好。

国家法规添加量:≤0.5%(以酸计)

6.5.2 山梨酸(山梨酸钾)

6.5.2.1 化学结构式

007.jpg

6.5.2.2 概述

能有效地抑制霉菌,酵母菌和好氧性细菌的活性,但对厌氧性芽孢菌与嗜酸乳杆菌等有益微生物几乎无效。

添加量一般为0.5%。可与山梨酸混合使用。山梨酸钾虽易溶于水,使用方便,但其1%水溶液pH值为7.08.0,有使化妆品pH值升高的倾向,在使用时应予注意。

 

6.6 IPBC 碘代丙炔基氨基甲酸丁酯

6.6.1 化学结构式

008.jpg

6.6.2 概述

碘代丙炔基氨基甲酸丁酯,具有广谱抗菌活性,尤其是对霉菌及酵母菌有很强的抑杀作用。配伍性佳,可与化妆品中存在的各种组分相配伍,试验结果表明其抑菌能力不受化妆品中表面活性剂、蛋白质以及中草药等添加物的影响。

国家法规添加量:≤0.05%。不能用于口腔卫生和唇部产品,用后存留在皮肤上的产品, 当其浓度超 0.02%, 需注明警示语: 含碘。

 

7 无添加防腐的市场趋向

7.1 传统防腐剂的安全忧患

7.1.1 含有甲醛或者甲醛释放体

咪唑烷基脲、DMDM乙内酰胺等,会有潜在致癌风险。

 

7.1.2 有机卤素化合物

甲基异噻唑啉酮、甲基氯异噻唑啉酮、碘丙炔醇丁基氨甲酸酯等致癌率高,可能产生亚硝胺等致癌物质。而且,此类防腐剂只在水相中起防腐作用,不适合与大量的PEG-xx类成分、蛋白质、卵磷脂、PVP、甲基纤维素等复配。

 

7.1.3 尼泊金酯类

有类雌性激素作用,对男性生殖系统可能产生影响,可能与乳腺癌有相关性(未确证)。不大适合在底妆中使用,可能会被滑石粉、二氧化钛、高岭土吸收,影响活性。

 

7.1.4 酚类

苯氧乙醇、苯甲醇等。被怀疑重复使用会产生肝脏毒性,对母体的生殖和发育系统产生毒性。

 

7.1.5 有机酸类

山梨酸(山梨酸钾)、苯甲酸(苯甲酸钠)、水杨酸等。只适合偏酸性的产品,否则抗菌活性会大大下降。

7.2 市场需求与趋势

消费者越来越关心化妆品是否天然来源、绿色、安全、刺激性、有无添加防腐剂等问题。有研究统计发现,同类产品,多数消费者偏向于选购宣称天然来源,无添加防腐剂的产品。随着无防腐剂体系的呼声越来越高,很多生产都纷纷推出无防腐体系的膏霜乳液等产品,对无防腐体系的研究也越来越重视。因此,对于具有优异防腐效果的但不属于防腐剂的安全性原料需求越来越大。其中,不属于防腐剂的新型原料有:乙基己基甘油、二醇类(戊二醇、辛甘醇、丁二醇等)、对羟基苯乙酮以及生物活性防腐等。

 

 

8 无添加防腐剂

8.1 TeeCare® EHG 乙基己基甘油

8.1.1 化学结构式:

009.jpg

8.1.2 概述

乙基己基甘油是一种新型的、具有防腐、润肤、保湿、除臭等功效的多功能化妆品添加剂。与其他传统防腐剂复配用于日化产品体系,可大大降低传统防腐剂的加入量,增效协同地抑菌防腐的同时,还能显著降低防腐体系的毒害性,安全无刺激性。

8.1.3 功效

8.1.3.1 除臭

无味的汗液被微生物分解后就会产生体味。 汗液中的皮脂和脱落的表皮细胞等在革兰氏阳性菌的作用下产生的物质具有令人不快的气味。而乙基己基甘油能抑制引起异味的微生物的生长和繁殖,同时不影响人体有益的皮肤菌群。

8.1.3.2 增效防腐抑菌

具有类似于表面活性剂的结构,进而影响微生物细胞膜的界面张力,使防腐剂能更有效地进入微生物细胞内,从而起到增效抑菌防腐的效果。

8.1.3.3 保湿润肤

涂抹性能适中的润肤剂,其铺展系数为700 mm2/10 min1. 它的铺展性和油酸十二烷基酯, 己基癸醇或鲸蜡硬脂醇异壬酸酯相似。乙基己基甘油是一种具有润肤保湿、改善肤感的护肤添加剂。还可以补偿甘油的缺点(如渗透缓慢、发粘或涂白)和促进甘油的吸收。

8.1.4 应用

建议添加量:0.3%~1.0%

 

8.2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

8.2.1 化学结构式:

010.jpg

8.2.2 概述

1,2-己二醇一种多功能的成分,具有防腐抑菌、保湿、润肤、增溶等功效,还可以在高PH值的环境中促进有机酸的作用。可用作皮肤调理剂、保湿剂、防腐剂、增溶剂等。而且可用于化妆品乳液体系(如乳霜、乳液)、沐浴露、洗发水等表面活性剂体系以及无添加的防腐体系中。复配使用可以减少传统防腐剂的用量,降低配方的刺激性。

8.2.3 功效

8.2.3.1 保湿润肤

C5-C101,2-烷烃二醇是有效的保湿剂。1,2-己二醇是C61,2-烷烃二醇,所以具有很好的保湿润肤的功能。低分子量,不油腻,肤感轻。

8.2.3.2 增效防腐抑菌

烷烃二醇类中,中等碳链长度的邻位端基二醇的防腐抑菌效果更好。它们会干扰细胞膜活性。二醇选择性地聚集在水包油乳化体系中水油界面上,使得该区域中微生物的食物源变得对微生物生长不利从而抑制了微生物的生长。

8.2.4 应用

建议添加量:通常单独使用1%3%

 

8.3 TeeCare® p-HAP 对羟基苯乙酮

8.3.1 化学结构式:

011.jpg

8.3.2 概述

天然存在于很多植物中,具有抗氧化、广谱防腐能力,并且水溶性较好,成为新型的防腐剂替代品。对光、热表现较稳定。与大多数化妆品成分相配伍,但高蛋白体系有可能变色。

8.3.3 功效

抗氧化、增效防腐抑菌、乳液稳定剂

8.3.4 应用

建议添加量: 0.51.0%

使用pH 值范围: 4.07.0

 

8.4 TeeCare® CHA 辛酰羟肟酸

8.4.2 概述

一种理想的抑菌有机酸。在酸性到中性pH值下具有优异的抗菌、抑菌性能,尤其对霉菌的抑制效果尤为突出。TeeCare® CHA 作为药品应用于动物和人体已有悠久的历史,它的毒理性研究得非常广泛和深入,具有高安全性,而且它可以取代传统防腐剂运用于无防腐剂配方体系中,在欧洲、美国、日本、韩国等地区均有广泛应用。

8.4.3 功效

能高效抑制霉菌,其抑菌防腐机理如下:

8.4.3.1 有机酸的功效

pH值中性时依旧有效,是抑菌的理想有机酸。作为有机酸,只有以未解离状态分散于有机体里时,有机酸才能攻击霉菌。CHA 是在酸性到中性全程都保持未解离状态,能在此环境中高效抑菌。而其他防腐剂替代物在此环境中的防腐功效都不是很理想。

8.4.3.2 螯合效应

CHAFe2+Fe3+有高效选择性螯合作用。在铁离子受限的环境中,霉菌的生长受限。铁是微生物生长的关键元素,微生物释放螯合剂(Siderophores),从环境中捕获Fe3+并将它转化为Fe2+ ,而且CHA 螯合Fe3+的稳定常数高,可以防止霉菌获得铁元素。

8.4.3.3 短链表活作用

像辛二醇一样, 它也具有能促进细胞膜结构降解的最佳碳链长度(C8)。微生物抑制效率与烷基碳链的大小、羟基的位置有关。中等碳链长度、含有邻位羟基的微生物抑制效果更好。通过干扰抑制细胞膜的生理环境,短链结构选择性地聚集在水包油乳化体系中水油界面上,使得该区域中微生物的食物源变得对微生物生长不利从而抑制微生物的生长。

8.4.4 应用

使用添加量:0.08%~0.10%。复配其他防腐剂使用时,使用前可以配置成10%的丙二醇溶液,以方便使用。

 

8.5 生物活性防腐

肽类抗菌活性物质:广谱的抑制细菌、抗真菌、抗病毒活性。独特的破膜抗菌机制,不易产生耐药性。具有与机体先天性免疫紧密相关的特定功能。

 

9 防腐体系的建议方案

9.1 无防腐复配方案

面膜搭配建议:

TeeCare® CHA Powder辛酰羟肟酸0.10%+TeeCare® EHG乙基己基甘油0.03%+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0.30%

 

水剂体系搭配建议:

TeeCare® CHA Powder辛酰羟肟酸0.10%+TeeCare® EHG乙基己基甘油0.03%+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0.30%

 

水包油乳化体系搭配建议:

TeeCare® CHA Powder辛酰羟肟酸0.08%+TeeCare® EHG乙基己基甘油0.05%+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0.30%

TeeCare® CHA Powder辛酰羟肟酸0.10%+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0.30%+TeeCare® p-HAP 对羟基苯乙酮0.2~0.3%

 

9.2 传统防腐剂与增效防腐剂的复配方案

一般,EHG复配传统防腐剂(如苯氧乙醇:EHG=9:1),二醇类(如辛甘醇:EHG=9:1等)的防腐抑菌效果为更佳。

油包水体系搭配建议:

TeeCare® CPN氯苯甘醚0.1%+ TeeCare® EHG乙基己基甘油0.05%+苯氧乙醇0.36%+辛二醇0.2%

 

面膜搭配建议:

TeeCare CHA Powder辛酰羟肟酸0.08% + TeeCare CPN氯苯甘醚0.10%

 

湿巾搭配建议:

TeeCare® EHG乙基己基甘油0.05%+银、柠檬酸0.1%+氯己定二葡糖酸盐0.5%

TeeCare® EHG乙基己基甘油0.05%+氯己定二葡糖酸盐0.5%+西吡氯铵0.05%

 

其他的搭配建议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1%2%+IPBC 0.1%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1%2%+山梨酸钾0.2%或脱氢乙酸0.2%或苯甲酸钠0.4%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1%2%+尼泊金丙酯0.3%或尼泊金甲酯0.3%

TeeCare® Hexdiol 1,2-己二醇1%2%+苯氧乙醇0.5%


联系我们

邮政编码:510800

公司电话:020-3715 1534

QQ: 1811077715

公司地址:广州市花都区迎宾大道清莲路1号金纳投资大厦A808